當前位置:電子課本網 > 詩句大全 > 生活 > 田園 > 

麥收上場絹在軸,的知輸得官家足。

“麥收上場絹在軸,的知輸得官家足!

------該詩句摘自唐代詩人王建的《田家行

男聲欣欣女顏悅,人家不怨言語別。
五月雖熱麥風清,檐頭索索繰車鳴。
野蠶作繭人不取,葉間撲撲秋蛾生。
麥收上場絹在軸,的知輸得官家足。
不望入口復上身,且免向城賣黃犢。
回家衣食無厚薄,不見縣門身即樂。


賞析
  王建這首樂府體詩歌,對殘酷的封建壓迫作了無情的揭露。仲夏時節,農民麥、繭喜獲豐收,卻被官府劫一空,無法享受自己的勞動果實,只能過著“衣食無厚薄”的悲慘生活。這首詩所反映的事實,應是中唐時期整個農民生活的縮影,相當具有典型性。全詩四換韻腳。依照韻腳的轉換,詩可分為四個層次。
  前兩句為第一層,直接描寫鄉間農民的精神面貌:“男聲欣欣女顏悅,人家不怨言語別!边@兩句寫平日寡歡少樂、愁眉苦臉的男男女女因為收成好而欣喜萬分,說話也溫和悅人。首句使用了互文手法,不可解為只有男子才歡欣地喊叫,只有女子臉上才露出了笑容。其實無論是男是女,他們的聲音,他們的容顏,都顯露出喜樂自得的樣子,平日的愁怨一洗而空,連話語的音調也與平常不同。先寫農家喜樂自得,而后再寫喜樂自得之因,由此造成懸念,引發讀者閱讀下去的興趣。
  三、四、五、六這四句為第二層。這層以具體形象暗示農家喜樂之因,是因為夏糧、夏繭豐收,有了一個好收成!拔逶隆倍,寫織婦因為喜悅,面對五月艷陽,也覺麥香中的熱風清涼宜人,在繰絲車上細致認真快樂地抽絲織素。五月麥風清,寫夏糧豐收;檐頭繰車索索作響,寫夏繭豐收。為了突出農家夏繭之多,詩人又從側面下筆:“野蠶作繭人不取,葉間撲撲秋蛾生!边@兩句寫家蠶豐收,野蠶無人也無暇顧及,以至野蠶化蛾,在桑葉上飛來飛去。野蠶作繭無人收取,自生自滅,可見夏繭的確獲得大豐收,完全足夠抽絲織絹之需。在這一層次里,作者一寫收麥,一寫繰絲,抓住人類生活最基本的衣食溫飽落筆,突出豐收的景象,使一、二句寫農家喜悅有了好的注腳。后面三句:“麥收上場絹在軸”,“不望入口復上身”,“田家衣食無厚薄”,也都緊緊圍繞衣食溫飽或敘事,或抒情,或議論,反映現實的焦點突出集中。
  七、八、九、十這四句為第三層。這層寫官家對農民巧立名目的盤剝,感情則由喜轉悲,形成一個大的波瀾,既顯出文勢跌宕之美,又增強了作品揭露現實的深度!胞準丈蠄鼋佋谳S,的知輸得官家足”,寫麥、繭豐收的結果!拜S”,指織絹的機軸。豐收,本來應該給田家帶來豐衣足食的生活,事實卻非如此。麥打成糧,蠶繭織成絹絲,農民卻無法自己享受這些勞動成果,而不得不把糧、絹的大部分送給官家繳納賦稅!暗闹币痪錇樯駚碇P。這句詩把農民一次次繳納苛捐雜稅,但不知是否還有新的賦稅要繳的心理,刻畫得維妙維肖!安煌眱删,更為沉痛。農民在豐收的年景里,并不指望打下的糧食自己吃,織好的絹自己穿,只指望能免除到城里賣黃犢,以繳納橫斂之災就行了。那么,農民自己吃什么,穿什么,是可以想見的。這種對農民豐年卻衣食無著的客觀表現,有力地控訴了中唐時期的黑暗現實。
  最后兩句為第四層。這兩句借農民之口,揭露了封建剝削的殘酷。但這種揭露,不是出自聲淚俱下的直接的聲討,而是通過平淡的甚至略帶幽默的語言,讓讀者思而得之。農民說自家并不計較是否吃得好穿得好,認為只要不進縣衙門吃官司那就是最大的幸福了。這種以不因橫征暴斂而吃官司為幸福的幸福觀,恰恰從另一個角度暴露了封建統治者的兇殘。
  此詩在構思農家苦這一題材時,頗具特色。在一般的作品中,作者在表現封建剝削對人民的壓榨時,多是正面描狀農民生活的困苦。這首詩則不然!田家行》向讀者描繪的是小麥、蠶繭豐收,農民欣喜歡樂的場面。但豐收的結果,并不是生活的改善,而是受到更重的盤剝,生活依然悲慘,無法避開不幸的命運。這種遭遇,不是一家一戶偶然遇到天災人禍所碰到的困苦,而是概括了封建時代千千萬萬農民的共同遭遇,如此選材,相當具有典型性和概括性。
  在表現方法上,古樂府多敘事,《田家行》則選取農家生活的兩個斷面,一是麥、繭豐收,一是糧、絹大部輸官,把這兩個斷面加以對比。這對揭示農家苦這一主題,發揮了重要作用。
  此詩純用賦體直陳其事,語言質樸無華,通俗流暢、凝煉精警,于平易中見深刻。
体彩环岛赛开奖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