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電子課本網 > 古詩大全 > 唐代 > 皮日休的詩 > 

吳中苦雨因書一百韻寄魯望

《吳中苦雨因書一百韻寄魯望》

唐代·皮日休

全吳臨巨溟,百里到滬瀆。海物競駢羅,水怪爭滲漉。
狂蜃吐其氣,千尋勃然蹙。一刷半天墨,架為欹危屋。
怒鯨瞪相向,吹浪山轂轂。倏忽腥杳冥,須臾坼崖谷。
帝命有嚴程,慈物敢潛伏。噓之為玄云,彌亙千萬幅。
直拔倚天劍,又建橫海纛;疄楸┯,潈潈射平陸。
如將月窟寫,似把天河撲。著樹勝戟支,中人過箭鏃。
龍光倏閃照,虬角搊琤觸。此時一千里,平下天臺瀑。
雷公恣其志,ze磹裂電目。蹋破霹靂車,折卻三四輻。
雨工避罪者,必在蚊睫宿?癜l鏗訇音,不得懈怠僇.
頃刻勢稍止,尚自傾蔌蔌。不敢履洿處,恐蹋爛地軸。
自爾凡十日,茫然晦林麓。只是遇滂沱,少曾逢霢霂。
伊余之廨宇,古制拙卜筑。頹檐倒菌黃,破砌頑莎綠。
只有方丈居,其中蹐且跼.朽處或似醉,漏時又如沃。
階前平泛濫,墻下起趢趚.唯堪著笞笠,復可乘艒宿。
雞犬并淋漓,兒童但咿噢。勃勃生濕氣,人人牢于鋦。
須眉漬將斷,肝膈蒸欲熟。當庭死蘭芷,四垣盛薋菉。
解帙展斷書,拂床安壞櫝。跳梁老蛙黽,直向床前浴。
蹲前但相聒,似把白丁辱?諒N方欲炊,漬米未離bL.
薪蒸濕不著,白晝須然燭。污萊既已濘,買魚不獲鮛.
竟未成麥饘,安能得粱肉。更有陸先生,荒林抱窮蹙。
壞宅四五舍,病筱三兩束。蓋檐低礙首,蘚地滑澾足。
注欲透承塵,濕難庇廚簏。低摧在圭竇,索漠拋偏裻.
手指既已胼,肌膚亦將瘯。一苞勢欲陊,將撐乏寸木。
盡日欠束薪,經時無寸粟。eA蝓將入甑,蟚蜞已臨鍑。
嬌兒未十歲,枵然自啼哭。一錢買粔籹,數里走病仆。
破碎舊鶴籠,狼藉晚蠶蔟。千卷素書外,此外無馀蓄。
著處纻衣裂,戴次紗帽醭。惡陰潛過午,未及烹葵菽。
吳中銅臭戶,七萬沸如臛.嗇止甘蟹ee,侈唯僭車服。
皆希尉吏旨,盡怕里胥錄。低眉事庸奴,開顏納金玉。
唯到陸先生,不能分一斛。先生之志氣,薄漢如鴻鵠。
遇善必擎跽,見才輒馳逐。廉不受一芥,其馀安可黷。
如何鄉里輩,見之乃猬縮;浻杩嘈恼,師仰但踖踧.
受易既可注,請玄又堪卜。百家皆搜蕩,六藝盡翻覆。
似餒見太牢,如迷遇華燭。半年得酬唱,一日屢往復。
三秀間稂莠,九成雜巴濮。奔命既不暇,乞降但相續。
吟詩口吻噅,把筆指節瘃。君才既不窮,吾道由是篤。
所益諒弘多,厥交過親族。相逢似丹漆,相望如脁肭。
論業敢并驅,量分合繼躅。相違始兩日,忡忡想華縟。
出門泥漫漶,恨無直轅輂.十錢賃一輪,逢上鳴斛觫。
赤腳枕書帙,訪予穿詰曲。入門且抵掌,大噱時碌碌。
茲淋既浹旬,無乃害九谷。予惟餓不死,得非道之福。
手中捉詩卷,語快還共讀。解帶似歸來,脫巾若沐浴。
疏如松間篁,野甚麋對鹿。行譚弄書簽,臥話枕棋局。
呼童具盤餐,擫衣換雞鶩;蛘粢簧,或煠兩把菊。
用以閱幽奇,豈能資口腹。十分煎皋盧,半榼挽醽醁.
高談繄無盡,晝漏何太促。我公大司諫,一切從民欲。
梅潤侵束杖,和氣生空獄。而民當斯時,不覺有煩溽。
念澇為之災,拜神再三告。太陰霍然收,天地一澄肅。
燔炙既芬芬,威儀乃毣毣。須權元化柄,用拯中夏酷。
我愿薦先生,左右輔司牧。茲雨何足云,唯思舉顏歜.


唐代皮日休皮日休(pí rì xiū)
  皮日休,字襲美,一字逸少,生于公元834至839年間,卒于公元902年以后。曾居住在鹿門,自號鹿門子,又號間氣布衣、醉吟先生。晚唐文學家、散文家,與陸龜蒙齊名,世稱"皮陸"。今湖北天門人(《北夢瑣言》),漢族。咸通八年(867)進士及第,在唐時歷任蘇州軍事判官(《吳越備史》)、著作佐郎、太常博士、毗陵副使。后參加黃巢起義,或言“陷巢賊中”(《唐才子傳》),任翰林學士,起義失敗后不知所蹤。詩文兼有奇樸二態,且多為同情民間疾苦之作!缎绿茣に囄闹尽蜂浻小镀と招菁、《皮子》、《皮氏鹿門家鈔》多部。
体彩环岛赛开奖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