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電子課本網 > 古詩大全 > 宋代 > 吳文英的詩 > 

高山流水·丁基仲側室善絲桐賦詠曉達音呂備歌舞之妙

《高山流水·丁基仲側室善絲桐賦詠曉達音呂備歌舞之妙》

宋代·吳文英

素弦一一起秋風。寫柔情、都在春蔥;胀鈹嗄c聲,霜宵暗落驚鴻。低顰處、翦綠裁紅。仙郎伴、新制還賡舊曲,映月簾櫳。似名花并蒂,日日醉春濃。
吳中?諅饔形髯,應不解、換徵移宮。蘭蕙滿襟懷,唾碧總噴花茸。后堂深、想費春工?统钪、時聽蕉寒雨碎,淚濕瓊鐘。恁風流也稱,金屋貯嬌慵。


注釋
⑴高:詞牌名。雙調,一百一十字,上片十句下片十一句各六平韻。
⑵絲桐:即琴。王粲七哀詩》“絲桐感人情,為我發悲音”可證之。
⑶都:一本作“多”。
⑷唾碧總:一本作“碧窗唾”。
鑒賞
  “素弦”兩句。言丁妾十指纖細,當其撥動琴弦,頓覺金習習,曲調柔情似水,感人肺腑!盎胀狻眱删!盎铡,琴徽也,即系琴弦的繩,以借代琴。此言丁妾彈奏的曲調哀婉凄涼聞者斷腸。低凄聲就像秋霜落在孤獨的大雁身上一樣,使人難以卒聽!暗惋A處”一句。言丁妾的舞姿翩翩,微蹙的眉頭與紅綠相襯的舞衣在婆娑起舞中不時惹人注目!跋衫砂椤比,“仙郎”,指丁基仲。言兩個人夫唱婦隨,基仲新制的曲調是在舊曲上的繼承,但新舊兩首曲如明月照入簾櫳,如影隨形地難分彼此!八泼”兩句。此言夫妻倆如并蒂花一樣,如膠如漆,情濃意深;每天歡聚在一起,感情深厚得如那春酒,醇濃得令人陶醉!
  “吳中”三句,轉而以西施反襯丁妾。言西施在吳國的美名,名不副實,人們好像沒聽說過她能夠妙解音律、彈琴以傳情。這里的潛臺詞即是西施不如丁妾能解律呂,善絲桐也!疤m蕙”三句。言丁妾聰明伶俐,蘭心蕙質,撒嬌時,喜歡嚼碎花茸吐向郎君;贋榱四軌蚪鹞莶貗,一定是費了不少心計的!巴俦獭币痪,化用李煜《一斛珠》詞“爛嚼紅茸,笑向檀郎唾”句意!翱统钪亍比淦,轉而述自身!翱汀,即詞人自稱。此言自己孤身一人客居外地,
獨酌愁悶,惟聽單調的打蕉葉聲,不由得悲從中來,淚珠兒落在玉杯之中。詞人與基仲兩人適成對比!皯{風流”兩句,有感而發。因見友人夫唱婦隨,自在快樂;想到自己也稱得上是個風流才子,希望也能來個金屋藏嬌般的風流韻事!
  全詞緊扣詞題,強調“丁基仲側室善絲桐賦詠,曉達音呂,備歌舞之妙”的才能,并以多種人事設喻、對比令人閱后難忘。

宋代吳文英吳文英(wú wén yīnɡ)
  吳文英(約1200~1260),字君特,號夢窗,晚年又號覺翁,四明(今浙江寧波)人。原出翁姓,后出嗣吳氏。與賈似道友善。有《夢窗詞集》一部,存詞三百四十余首,分四卷本與一卷本。其詞作數量豐沃,格雅致,多酬答、傷時與憶悼之作,號“詞中李商隱”。而后世品評卻甚有爭論。
体彩环岛赛开奖直播